董鳳霞
  時間的腳步悄無聲息,不知不覺中,我已敲開中年的大門。年輕的時候,總以為“中年”好老好醜,麻煩事一樁接一樁,真正跨進了這扇門才發現,人到中年並不是想像的那麼可怕,那麼可憐,反而驀然有一種感覺,上有父母牽掛著,下有孩子體諒著,日子其實很充實,很幸福。
  父母和土地打了半輩子交道,雙手從未離開過鋤頭。土地回報給他們的不僅是賴以生存的食物,同時也恩賜了他們一副硬朗的好身板。而今,父母雖年過花甲,但每天依然堅持在田間勞作。每隔一段時間,母親都會到我這裡住上幾天,捎來他們親手種植的蔬菜,看看家裡有沒有我乾不了的家務活。我有了難處,或者受了委屈,總會像小時候一樣,只管向他們傾訴。母親幾乎每天都要打一次電話,有交待不完的嘮叨話,仿佛我仍是沒有長大的孩子,總想把我看護在她的“翅膀”下。
  去年,我們家買了新房,起初,我和老公很為裝修的事犯愁。父親知道後,馬上趕了過來。他說:“你們忙吧,這活兒就交給我。我年輕的時候在建築隊乾過,對裝修還不外行。”有了父親幫忙,從買材料到找裝修工人,我和老公很少參與,成了地地道道的“撒手掌柜”。
  兒子打小就很乖巧,升入初中後,他常對我說,他已是男子漢,今後家裡凡是體力活,就儘管吩咐。那晚,我正在看電視,莫名其妙地打起嗝來,啥辦法都用上了,總也止不住。這時,兒子從書房走出來,告訴我,學校舉行月考,英語沒考好,只考了65分。我一聽,腦子嗡地一聲。明年就要參加中招了,關鍵時候掉了鏈子,如何是好?不經意間,我看到兒子在偷樂。原來兒子是在騙我,我一著急,還真的止住了打嗝。我佯裝還很生氣,但心裡卻美得樂開了花。
  一天,因上班遲到,我受到了領導的批評,一整天心情很糟糕。晚上兒子放學回來,捧回好大一束康乃馨,畢恭畢敬地對我說:“媽媽,祝你生日快樂! ”因為挨了批評,我早把這天是我的生日忘得一干二凈。我一陣激動,問兒子:“你咋知道今天是媽媽的生日? ”兒子告訴我:“是姥姥前幾天打電話告訴我的。這些天,我把早餐錢省下來,給媽媽買了這束鮮花,希望媽媽喜歡。 ”我心中一熱,眼淚撲簌簌掉了下來。
  (原標題:幸福莫過上有老下有小)
創作者介紹

donut

mvojpe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